加拿大同事让我明白:信任孩子很重要

来源:51周报 金夏

儿子进入Daycare 不久,问题就开始呈现。 刚开始的时候,当我们去接儿子时,Daycare的老师只不过开玩笑似的向我说儿子有时候会和其他小朋友抢玩具。

再过了两个多月,儿子在Daycare更 加习惯了,老师却开始越来越多次的告状了, 比如说儿子和其他小朋友抢玩具,中午该睡觉的时候不肯睡,跳来跳去, 不听老师的话。

1112312051191853

到后来,老师直接就说儿子是个troublemaker(麻烦制造者). 我开始也是置之一笑,觉得对于一个好动的,精力旺盛的3岁小男孩,make trouble 也是正常的。可是,被老师提了好几次后,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回家之后我就开始责问儿子。

之后,我就开始运用了一些惩罚措施,如果被老师告状了,回家之后 儿子就会被惩罚,比如不准看电视,不准吃 Ice cream. 儿子很委屈,他可能真不知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但是,即使我惩罚他,老师的告状似乎也没有减少多少。这个事情让我有点恼火,确实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才能让事情好转。

有一天中午休息时,我就和我的一个白人同事聊起了我的这个烦恼,我知道她有一个儿子现在在读高中,我本想随便问问她怎么教育儿子的。当我把儿子的事情说完 后,她非常惊讶我居然会因为老师的告状去惩罚儿子,即使这种惩罚在我看来根本不算是惩罚。

我同事非常严肃的告诉我,不管我运用什么形式的惩罚,不管这种惩 罚是多么的微小,对于孩子而言都是一样的严重,标显着他做错了, 这是对孩子自信心的一种打击。 问题的关键就是我同事觉得我儿子没有任何错误。

接下来的谈话更是让我好好的上了一课。 我同事告诉我当她儿子在读小学的时候成绩不是很好,尤其是数学很差,到 Grade 5 的时候,他的数学老师经常向同事提出她儿子是ADD(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s),大概就是我们说的少儿多动症,注意力不集中之类的。

数学老师说了几次之后,我同事火了,花了$2000多 给她儿子申请了IEP(Individual Education Plan,个人教育计划)。 这个IEP 可以做很多事情,算是对于孩子教育的一种“私人订制”。大多数人认为IEP只能用于一些有缺陷,有病痛孩子的教育计划, 素不知对于学习成绩差的孩子也可以运用,事情可大可小。

正如我同事一样,主要针对她儿子的学习成绩差。大概的过程是,一个专业的心理教育学医生和我同事的儿子一起去学校上课3天,仔细观察孩子在学校以及 课后的 行为,比如怎样听课,怎样做笔记,怎样做作业,需要花多少时间,然后再加上一系列的测试。最后,这个医生会出具一个报告阐述为什么孩子成绩会差,到底是智 力上的问题了,还是学习方法上的问题,并根据结论对家长以及孩子的学校提出建议。

对于我同事的儿子,医生的结论是孩子很聪明,只不是她儿子对于把脑里的知 识转化到书写需要的时间比别的孩子需要更多的时间, 尤其是用手写。但是奇怪的是,他儿子用键盘却是比手写要快。最后医生建议学校要给她儿子提供电脑来做笔记,要准许她儿子更长的考试时间。 报告出来后,学校采用了医生的全部建议,并且还额外配备了一名老师,辅导她儿子所有的课后作业。当然,意料之中,她儿子的成绩得到很大的提高。

天呢,我真的是大开眼界了。 第一,加拿大对于孩子教育的重视,尤其这种个体教育的配备制度让我很是惊讶。同事进一步告诉我 , IEP 的花费是可以抵税的。第二,那个心理教育学医生的测试方法以及学校对于专家意见的重视也让我很佩服。 第三,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其他的很多华人父母,我真的必须强调,那就是父母对自己孩子的信任。

正如我同事说的一样,老师用一种方法教几十个孩子,巧合我孩子就是不适应这种方法呢? 这是我孩子的问题还是老师的问题呢? 也许以前我会说这是父母为孩子的不努力学习找借口,但经过这次谈话, 我会说,我们要首先要学会真正了解自己的孩子,每一个孩子都是特别的,一旦你了解了他,就要彻底的信任他。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更多